編輯:葉同學

 

 

自然農耕強調的是永續發展,保有生態,創造出一個平衡的生態系,即使是天災帶來的損害也無力去防範。

 

這…不就是佛系農家嗎?其實不是如果真有佛系農家能種出品質好又不用去關注的,我馬上去租一塊田來種。

 

事實上,自然農耕因為種種的因素無法追求產量的產出,且有機會因為天災造成收成大減,而且會因為環境的變遷造成不同的蟲害、生態的改變。

 

在這次我們有幸能訪問到大內左岸幸福莊園的子賢,他說像是前陣子南部的強降雨讓她們的酪梨損失慘重,在無法追求產量,當農災損失的時候,政府祭出的輔助也都是有限度的,並不是一個長久之計。

 

而光在左岸幸福莊園裡,就有多達三十幾種的酪梨,種植那麼多品種多半是需要嘗試哪一種種出來是最好吃的,一種就需要幾年的時間,在這農產品與金錢的角力之下,只能以空間換取時間,才能找出最適合栽種的品種。

 

這讓我覺得農業並不是單單的種植而已,而是一個需要有探險家精神的不斷去嘗試,需要有熱情和刻苦耐勞的毅力,我就好奇這些成果,你們會分享給其他農友知道這些知識嗎?

 

子賢說:「都會有農友到農場裡參訪、學習互相交流,分享彼此的做法。」

 

但這樣不就把自己的武功秘笈都交給別人了嗎?她說她並沒有這種想法。在無私地分享與交流中我能看見南台灣的熱情與活力,許多人認為農業是夕陽產業,但事實上她是一切文明發展的根本,我看見這根本的產業在漸漸的轉型,回歸自然永續發展,保護著我們僅有的地球。

 

我就好奇那未來是不是有可能跨業發展,因為我看到網路上有跟學校一起合作了一系列的文創商品。子賢說:「未來希望能朝向食品加工,或者化妝品類的與酪梨做一個結合,但她沒有這方面的資源。」

 

在訪談後,我深深覺得台灣的農業產業已經悄悄的在轉向有機自然耕種,不僅僅減少對人體的危害,以及能對於守護大自然盡一份心力。尤其他們的理念就是健康自然,這讓我覺得有機會大家都能用行動來支持我們台灣的農業,讓更多有意回歸農業的年輕人多了一份勇氣踏出那一步。